人境动荡。

  不知多少强者,或隐藏身份,或暗中潜伏,等待机会。

  承载物,文墓碑,这两者是这一次的核心。

  若是没有这两样宝物,这一次很难汇聚这么多人,这么多强者。夏家制造的假遗迹,也只能说吸引一些人,再借助神文拆分法吸引大众目光。

  而此刻,都不需要神文拆分法了。

  当然,神文拆分法,也是万族入境的一个引子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11月15日。

  消失的柳文彦出现了,距离他失踪,也有好几天了。

  此刻,整个南元都被无数强者包围。

  有万族强者,也有人族强者。

  有人看到了柳文彦,很快,消失传开了。

  “柳文彦!”

  有人冷喝一声,腾空飞出,俯视远方的柳文彦,喝道:“柳文彦,当初你说,你没办法取出五代神文,而今,你已经进入山海巅峰,甚至传承给苏宇五代神文,今日,你还有理由吗?”

  柳文彦看向那人,半晌才笑道:“理由?什么理由?你是……”

  那腾空男子,怒喝道:“柳文彦,你装什么!我父亲昔日追随五代,战死在诸天战场,五代神文,你曾说过,公开展示给所有人看,而今,你和苏宇自爆五代神文,那是你们的吗?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柳文彦失笑,环顾四周,有人沉默,有人冷笑,有人等着看热闹,也有人不耻。

  柳文彦轻声道:“我没说过公开给所有人看吧?你们自己脑补的罢了,当年我是和周家说过一次,我师父留下的资料不见了,那周家为救我师父,付出了一位无敌的性命……我想了半天,也提过,神文一旦能具现,可以给周家之人看一看……可是……我和周家的事,已经结束了吧?”

  柳文彦轻笑道:“不要说我不讲理,我讲理!你父亲追随我师父,是很值得敬佩,战死在诸天战场,也很值得尊重,可是……你不能要求,所有战死在诸天战场的兵士,去瓜分那些无敌的家产吧?”

  柳文彦笑道:“大夏府,大秦府,哪家不是成千上万的兵士战死,难道说,这些兵士的后裔,都要去瓜分大夏府夏家他们的财产才行?我很奇怪,我师父留下的神文,怎么就成大家的了!是,大家是因为追随我师父战死,可是……我师父生前,没亏待大家吧?”

  “他去诸天战场的时候,没强迫大家跟着一起去吧,甚至要求大家不要跟着一起去!因为你父亲,因为其他前辈,敬佩我师父,崇拜我师父,所以,他们去为我师父护道了!”

  “可是,这不是你们瓜分我师父遗产的理由吧?”

  柳文彦笑容收敛,“何况,我师父也战死了,只剩下一些神文留了下来,当年我离开大夏文明学府,什么都没要,什么都没带走,只带走了这些神文,于情于理,这些也该归我吧?”

  “我还为此,欠下了一笔债务,用来偿还大夏府,因为是大夏府培养了我师父,我师父走到那一步,和你们没太大关系吧?”

  他看向所有人,看向万族,看向人族,笑道:“是不是欺负我们欺负惯了?觉得我这一脉很好欺负,所以,大家都来欺负一下?当年我这一脉,留下的东西不少吧?后来……该赔的赔了,该送的送了,我和我师弟,几乎什么都没留下!”

  柳文彦看向那人,轻笑道:“就连周家,现在跟我也是恩怨了结,我不懂,你哪来的资格,要我献出我师父的神文,凭什么?”

  那人冷冷看着他,“这么说,当年追随五代战死的那些人,都白死了?”

  柳文彦轻叹道:“前辈们陨落,我很悲痛,可是……这不是理由!”

  他摇头,“我讲理,也希望你们讲理!一位将军,带领成千上万的将士去作战,大家都战死了,原因并非在于那位将军,而是因为有人背叛了,你们不去找那背叛的人,一直来找将军的后人,这不应该。就因为背叛的那人,很强大,所以你们就去欺负将军的后人?”

  柳文彦轻笑道:“没必要吧?这么多年了,五十多年来,我们不争不抢,被欺负了也就被欺负了,门人弟子被杀……也就被杀了!派系覆灭,也就覆灭了!打压、针对,我们都忍了,还想如何呢?非要逼的我们鱼死网破才开心吗?”

  “不是第一次了吧?何必呢!”

  柳文彦看向他,轻声道:“你何必出这个头,我师父的神文,给了你,你用得上吗?你看得懂吗?本来,我们应该同心协力,找出那叛徒,结果呢?你们和我们斗了几十年,很痛快吗?还是说……有谁给了你们什么承诺呢?”

  那人冷冷道:“柳文彦,别找这些借口,我父亲因你们而死,自然要你们来偿还代价!”

  “哎!”

  柳文彦叹息一声,“真的是没法说理,我都说了……好吧,非要逼我说的更直接一点!我师父,给了那些陪他一起的人报酬,平时给工资,上了战场给补贴,战死了也给津贴,当年那些人,谁没拿过我师父好处?后来,我师父死了,你们就说要偿命了……这是不是过分了?”

  柳文彦笑了笑,无奈道:“真的,这些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该给的,该赔偿的,我们都给了,都做了,我师父的神文也爆的差不多了,非要连最后一点东西都不放过吗?”

  此刻,空中那人还没说话,四周,有人冷笑道:“柳文彦,你的意思是,追随五代的那些人,死了就死了,因为付钱了,所以,死了也不关你们的事?果然,你多神文一系,说的情分,都是假话,不把那些人当人!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柳文彦心累,“我和你们说理,你们跟我说情分。我说情分,你们说要赔命。反正,我说什么都是错,这么多年了,你们也习惯了,也许觉得,我也该习惯了。”

  有魔族强者,笑哈哈道:“柳文彦,不如把叶霸天的神文拿出来看看如何?”

  柳文彦看了那魔族一眼,也笑道:“可以啊,你要看吗?”

  那魔族强者,微微一滞。

  柳文彦又看向四周,想了想道:“你们非要看吗?一定要看才行?那……只看不拿,如何?”

  之前空中飞出那人,眼神微动,“你果然可以具现出来了!柳文彦,你先取出来看看,至于这神文归属……不是你一人说了算……”

  “那谁说了算?”

  柳文彦笑道:“我师父传承下来的东西,他又没后裔,当然,他还有个姑姑,还有一个徒弟是我师弟,现在,叶姑奶奶就在这,我师弟也在城内,除了我们仨,难道还有人比我们更有话语权?”

  脸色微白的叶鸿雁,冷哼一声,冷冷道:“理会他们做什么!若不是念在当年那些人的情分上,我早就对他们不客气了!”

  这些人,有的亲人和叶霸天一起战死了,有的是八竿子打不到的关系,也有些是直系亲属。

  今日发难,显然不是没有准备的。

  应该是一直在等柳文彦!

  这样的发难,不是第一次了,以前也有过,包括上次在大夏府单多之战,也发生过这样的事,九天学府的汤云飞就是用这个理由,说的是他师兄战死。

  此刻,城内,洪谭几人也纷纷浮空。

  隔着那些人,洪谭喝道:“师兄,和他们说这些没用!这些人,早就鬼迷了心窍,说不通的!”

  柳文彦抬手,笑道:“我们要讲理,凡是都是要讲理的,理这个东西,越说越通透!”

  有人心中嗤笑!

  柳文彦又来了,这个家伙,就是个书呆子。

  讲理?

  这个时代,谁和你讲理!

  柳文彦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了,昔年,甚至有人亲自去南元找他讨要,当然,被夏家驱逐了,而柳文彦,选择的也是讲理。

  柳文彦笑道:“这样,今日觉得,我师父神文应该给你们的,站出来,我看看,当年的那批人的后代,有多少人是这么觉得的,觉得我师父战死,他的神文都该被瓜分。”

  没什么动静。

  人群中,还是有人忍不住,叱骂道:“柳兄,理会这些狗东西做什么?当年追随五代战死的那些主力,谁的后人找你要东西了?我们的父辈,追随五代,不是为了瓜分他死后的神文!当年我们的父辈,也是为了理想,为了梦想,为了人族而战!”

  “现在,一些投机倒把的家伙的后代,也好意思来要东西?”

  那老人叱骂道:“就说这王冲,他父亲我知道,当年五代说过,不需要大家跟着,他父亲非要去,因为实力弱,大家不给他去,他反而骂大家看不起他,实际上,他父亲去,只是为了观摩五代证道过程,卖个好罢了,哪来的什么护道之心,五代需要一个山海三重去护道吗?笑话!”

  空中那男子,闻言怒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  老人不甘示弱,怒斥道:“说什么?说实话!平时给你面子,懒得搭理你!还一个劲地怂恿大家,一起去逼迫五代这一脉,你算什么东西?欺软怕硬的东西!当年杀五代,杀你父亲的凶手,就在这,起码他那一脉在这,天渊族就在这,你怎么不去杀他们?在这逼迫柳兄,你什么心思的,大家看不出来?”

  老人手指人群中看热闹的咒魂几人,喝道:“你去杀啊!真正的仇人不杀,来逼迫柳兄,要脸吗?”

  空中男子冷冷道:“杀不杀,那是我的事!我找柳文彦要回属于我父亲的那一份东西,有错吗?五代的神文,是五代自己的吗?那是大家的……”

  老人都气笑了!

  刚想回骂,柳文彦笑道:“算了,黄兄,别说了。没事的!我这人,讲理!王冲,除了你,还有谁?你一个人,就算按照当年的战死人数平分,你也分不到什么吧?还有多少?真要多,神文如何处理,那就有的商量。”

  王冲心中微喜,喝道:“大家一起站出来,五代的神文,不是他柳文彦的,大家都有份!”

  他呼喝了一阵,还真有几人站了出来。

  过了一阵,加上王冲,七八个人聚到了一起。

  柳文彦笑道:“还有吗?8个人,我就不问到底哪家的了,当年战死的人可不少,算下来,死了数百人还是有的,就8个人,分不到多少的……”

  王冲低喝道:“柳文彦,我们八人,足以代表那些人的后裔……”

  人群中的老人再次怒道:“你代表你祖宗,你祖宗都羞于与你为伍!你代表个屁!”

  王冲懒得理他!

  他又不跟这家伙要,他找的是柳文彦。

  而柳文彦,向来好说话。

  因为他师父牵连了那么多人,这么多年来,大家多多少少都得到了一些补偿,包括柳文彦偿还债务,包括当年五代留下的一些其他宝物,全部都分了。

  如今,只是故技重施罢了。

  柳文彦很无奈,叹道:“行吧,你们过来,只有你们8个,有资格看一下,其他人……没资格。”

  王冲有些迟疑,喝道:“你自己取出来!”

  柳文彦无奈,片刻后,手上浮现出一枚神文。

  没有什么波动,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,就那么安安静静地悬浮在他手中。

  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!

  那王冲几人,眼神微动,几人对视一眼,不再犹豫,纷纷朝柳文彦飞去!

  没想太多,因为柳文彦是个讲理的人,是个书呆子……

  好吧,他们以为而已。

  万族的一些强者,却是有人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。

  远处,摩多那身边,有人嗤笑一声,“摩多那,柳文彦真会给他们吗?”

  摩多那瞥了他一眼,“你觉得呢?”

  “我觉得……笑话!”

  是笑话!

  当然,他们也不是太清楚人族的习惯,柳文彦难道真的会给?

  ……

  就在此刻,8人都飞来了。

  柳文彦叹道:“算了,给你们就给你们吧,拿好了!”

  话落,神文飞向王冲。

  王冲大喜,此刻,探手朝神文抓去,而神文却是直接朝他意志海飞去,看起来慢,实际上却是极快!

  神文直接进入意志海!

  轰隆!

  一声巨响,意志海炸碎,肉身粉碎。

  王冲什么话都没留下!

  只有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。

  四周,陡然气氛一凝。

  柳文彦笑道:“我讲理的,给你……你拿不住啊!”

  话落,那神文朝其他人飞去。

  有人惊恐无比,“不,我们……”

  轰!

  再次一人炸的四分五裂,柳文彦笑道:“给你们,当年这些神文,就在我意志海中存着,现在,也放在你们意志海中存着,都别客气!”

  轰隆隆!

  一声声爆鸣,一瞬间,炸死了五六人。

  剩下的几人,大惊失色,惊恐无比。

  不,这不是柳文彦。

  柳文彦不是这样的!

  柳文彦哪怕不满,哪怕不高兴,哪怕愤怒,也会和上次对待汤云飞一样,当时自爆了神文的柳文彦,有能力杀他们,却是最终选择了杀一个不相干的单天昊。

  因为柳文彦记情分!

  有人凄厉道:“不,我二叔曾经为五代征战……”

  轰!

  肉身炸裂,意志海崩溃,柳文彦轻笑道:“是啊,你也说了是你二叔,为五代征战,那是五代……我不是五代,抱歉了!”

  轰隆!

  最后一人,也一瞬间炸裂开,8人,一瞬间成了血雾。

  四周,还有人没反应过来。

  有人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,怒喝道:“柳文彦,你敢杀戮人族,你疯了,你要当叛徒……”

  就在此刻,柳文彦眼神一冷。

  手中那枚神文,陡然化为一柄斧头。

  柳文彦气息暴涨,瞬间消失,再瞬间出现,出现在那人头顶,一斧头劈下!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万族之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拉鬼车只为原作者老鹰吃小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鹰吃小鸡并收藏万族之劫最新章节